2007年3月22日 星期四

我的第一次求職面試

很久以前我就在觀察遊戲公司以及本地的遊戲市場。

觀察的結果總讓我不是很樂觀,但多年來我一直沒捨棄進入遊戲界的想法,儘管在我的認知裡那是一條危險且不確定的路。

然而我所學與遊戲並無直接關連,也不得其門而入,那個世界一直籠罩著迷霧。但心裡一直掛念著這件事,似乎會不知不覺指引自己往那方向走去。

三月初我開始在網路上投遞履歷,我的自傳這樣寫:
交通大學電機與控制工程系畢業,熟悉軟、硬體、研發設計等資訊產業的基本原理,畢業後於台北大學攻讀企管碩士,具備工、商兩種領域的基本學術與技術的修練。大學期間擔任校刊社長與梅竹新聞總編輯,受過文字編寫訓練,作品曾獲校內徵文比賽首獎,受交大校友雜誌邀稿撰寫採訪報導,並創作長篇幻想小說,學習網頁設計為自己的小說作品製作個人網站,經營讀者社群多年,作品已出版上市。

大學四年的工程訓練造就我實事求是的特質,思路清晰明快、邏輯嚴謹、重視主幹與細節,企管的修練則教導我經理人的思考與視野,理工科的背景亦使我在企管研究所發揮出與眾不同的特色。研究所期間曾與同學組隊參與第六屆TIC100創業大賽,團隊集結了北大與交大的菁英,於最後獲得銅質獎及十萬元創業獎金,我在團隊中擔任產品經理(PM),扮演研發部門與管理核心間的協調者,因深黯工程師與管理人兩者思考邏輯與習慣文化的差異,發揮了無可取代的關鍵功能。

除上述工、商、文三項,還略通美術,音感亦佳,整體而言,我在技能與才能上發展方向多元,且具備團隊運作經驗、經營管理知識以及執行力,我認為具備這些素質者是整合各類功能的絕佳角色,遊戲本身正是集各種面向之大成所創造的產品。在生活條件豐富充裕的時代,人們進一步追求高感官滿足將是必然趨勢,我相信遊戲產業具有極大的潛力,且相信在遊戲業能發揮我的多樣才能。

全文如上,僅五百字,指向性非常明顯,好像多年來的一切作為都是衝著遊戲界而來似的。寫成這樣自然只有給遊戲公司看的份,別想拿這篇自傳去應徵別的工作。

填完瑣碎資料後,我只投了一家公司的一個職缺。很怪異的行為,大概只有很想失業的人才會這樣做,實在是非常不急。

送完履歷後,我沒有放很重的期待,很輕鬆自在地等待回應,按我原本的計畫就算沒能馬上找到工作也無妨,我允許自己一直在家寫作,不讓自己有急著謀職的思緒。

幾天後我接到電話邀請面試。看來自傳只寫五百字並不嫌少(其實我根本只寫到一半)。

關於服裝,很多人說面試應該穿正式,我是有一套西裝啦,但沒有領帶,穿西裝外套很熱我不想自虐,對方是遊戲公司,總覺得穿西裝去面試會讓人覺得我很古板沒創意,所以我就來個西裝散穿,素面襯衫放出衣角不紮,這樣子連腰帶都不必繫(剛好壞了),外套不穿,背個休閒雙肩背包就上台北去了。有穿皮鞋,襪子是新的,只有這裡比較講究。

一進公司,果然,根本沒有人穿西裝,我慶幸沒有把自己裝扮成業務員。

我被指示先填一張表,大致上是自我介紹,不過:

……是否同意加班?(啊……看到這項我就囧了,不想太囂張只好選同意)

……期望待遇?(啊啊?我不知道怎麼寫啊……空白吧……要我同意加班又要自貶身價,我下不了手啊,囧)

……舉出最喜愛的一款遊戲……列舉特色及喜愛的理由……是否帶了遊戲紀錄來(啊?我不知道連這個都要準備,不會要我當場表演破關吧?薄薄一張紙寫到我的下巴快掉下來了啊啊啊啊……)

填完把單子交出去,隨後被帶到另一個地方。走進只有一張辦公桌的辦公室,看來是主管級的人物,年輕的男人,我的面試官。

他簡單問了我的資歷,問為什麼想要進遊戲界,問我對遊戲界的想像,問我對遊戲製作的認知。

好幾次開了很大的題目隨即停住要我回答看法,那些問題都是沒有標準答案的,都是自由發揮題。由於對遊戲製作的資歷是零,很多問題我沒有能力直接回答,必須依據對遊戲界的想像,想辦法拿具體的經驗做輔助以回答這些抽象且具開放性的問題,拿了很多自己確實做過的事情來支持我的答覆,並順便將我個人的優勢不著痕跡地夾帶在答案裡回送出去。

例如我能拿出小說著作證明我有編劇能力,有參與過產品 開發等經驗,經過修飾呈現以證明我能夠理解製作遊戲是件什麼樣的事情,確實理解「製作遊戲不等於玩遊戲」。(這些其實是我自己猜的,我並不確定到底我的答 案裡會被粹取出什麼訊息)

我覺得這是在檢驗我的反應,例如,對遊戲界是否存有過於虛妄的幻想,看我是否明知工作的挑戰性仍想踏進這世界。

問了很多我的看法、聽很許多我的回答後,他開始告訴我關於公司目前的情況,當然他有告訴我不宜透露至外界。接著至少有半小時的時間,他帶我進入工作情境裡,模擬一些具體狀況再發問測試我的回答,應對的方式從依據「我的過去」變成依據「新的情境」。

從他的神情反應看來,我的回答夠好。

看見我在單子上鉤選「同意加班」,他笑著跟我解釋那是什麼意思。

簡單說就是會加班。XD

至於期望薪資,我沒填他也沒提到,是個謎。

一個小時的面試,我的感覺只有簡單的「氣氛融洽」,但結束時沒有給我任何評價,只告訴我面試者都會由上層決定是否邀請再做第二次面試,要我回去等待通知,這樣結束讓我很沒有確定感,但整個面試過程讓我覺得自己應該有把握。

可是到了隔週,沒消息(真囧),我當作自己被判出局,繼續找職缺送履歷。

沒想到當晚就接到電話約我第二次面試的時間,我覺得對方好像就是那個面試官,不確定,不過這通電話帶來幾個訊息:

1.他直接問我什麼時候方便,而不是預定一個時間邀我赴約,還考慮到我的交通時間而定在下午,我猜只有我單獨一人赴面試。

2.如果1.正確,第二次一定是更上層的人與我一對一面試,沒有理由找不確定的人選來公司再浪費一次時間,我大概準錄取了。

3.沒有等到隔天白天才通知我,可能是剛做完決定就打電話,那表示決策的「上級」很可能也還在公司裡,也表示這件事有重要性需要提早確定時間,或防止我預排其他公司的面試(……或者講得不要臉一點,不希望我先被其他公司錄取,畢竟他們不知道我並不積極在找工作)。

4.晚上九點還在公司(來電顯示為公司電話),看來他們真的會加班……

大概盤算後心裡有譜,便從容地去接受第二次面試,不知道這次會怎麼問問題。總之我放輕鬆,依據經驗,我相信自己在從容的時候是最強的。

這次面試我的是老闆。

開始不久,他就說上次的面試官強烈建議他無論如何一定要看看我這個人,聽他這樣毫無保留的講法讓我非常放心。

接下來不是很像面試,只問了一些問題對我的背景稍做瞭解,問題很少,來不及讓我完全介紹完自己。老闆開始介紹公司,完全把我當自己人一樣。

到這樣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錄取的話,我就是笨掉了。

情況很順利,我得到的資訊也讓我非常驚喜,我相信這寄出的唯一封履歷沒有選錯公司。

而一封履歷,一家公司,兩次面試錄取,就這樣進入我嚮往很久的領域,從沒想過會是這樣順利,想起來很不可思議。

老闆對我期待很高,和我過去在每個階段遇到的每個貴人一樣,他們對我充滿信心和期待,他們把一股無形的力量灌進我體內,把我推進新世界。

這是個好的開始。

幾年來一直遠望著,現在竟踏出第一步了,感觸真的很奇妙啊。

10 則留言:

  1. 恭喜就業啦!

    不過遊戲公司的加班是很恐怖的,我弟類似經驗豐富……

    大學時也曾想過要進遊戲產業,參加金磁片?還拿過佳作,不過也這樣而已,我弟倒是正式出過遊戲,就兩個人組成的工作室……

    現在不可能囉!

    總之恭喜囉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有這樣的履歷只當遊戲企劃真有點大材小用:)

    在台灣上班族加班是很正常的, 曾看過一個媒體上的統計, 台灣一個上班族平均要工作10個小時以上. 又據我的了解, 有些線上遊戲公司, 他們上班作息剛好正常的時間相反, 因為流量大增需要服務顧客的時間通常是下班下課之後.

    通常Interview完, 對方會詢問應試者有沒有問題, 有些乾脆就直接把公司介紹一下, 或是把工作內容講一講. 當然與應試者約Interview時間也會禮貌性的問什麼時間方便, 職場上的禮節是必須的.

    恩, 總之這是一篇相當自信的分析! :)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對了, 上來台北通知一下吧, 約幾個同門吃個飯.

    回覆刪除
  4. 說到加班,其實我過去的學生生活裡,工作方式經常是沒日沒夜沒有例假日的,把工作都溶進生活裡了,曾因為少有時間經營休閒生活被批評為無趣的人(雖然我並不同意這種批評)。
    所以加班是沒有問題的,只要我認同那是我要的生活方式,工作對我來說就是生活。也因為這樣,我很堅持從事我真正想要的工作,不然我會加班加到沒力。

    回覆刪除
  5. Xire你也太酷了@_@
    我是BBS潛水版眾XD

    回覆刪除
  6. 四月初開始上班,我昨天找好住處了,在捷運後山埤站附近,月底就會搬家。
    還要添購許多東西,電腦等等的必備品,要在上班前就定位。

    回覆刪除
  7. 有需要幫忙搬東西的話可以找我 :)

    回覆刪除
  8. 謝謝啦,如果不是住在附近的話,不必麻煩啦,我的東西並不多,第一趟會自己開車從新竹上去,而且不會停留很久。
    房子在後山埤站附近,不嫌棄的話可以參觀一下,可是目前什麼都沒有,等一切就定位之後,再看看我的狗窩是否適合會客XD。
    這次搬家只需要有人幫忙看著車子就好,這樣不必三番兩次鎖車開車,如果家人會跟我走一趟的話,我就可以自己來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9. 拜讀完大大自傳收獲良多!
    (謎:冏 (-﹏-)╮☆該篇又不是祭妹文、出師表)

    學海無垠 ┐(─__─)┌唯勤是岸 願共勉之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0. 啊?怎麼個獲益良多法?
    打算用這個調調寫一篇自己的自傳嗎?呵呵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