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9月19日 星期三

挫折從來不曾停歇

我擁有一些光環,對某些人而言或許耀眼,對我,只是拿來讓道路更清晰些,讓自己的輪廓清晰些,比沒有好些。

我可以把履歷寫得很漂亮,我挑戰過許多東西,在某些人眼裡有強的假象,既是假象,就不會在意,也不希望任何人在意,包含在意我的人。

我自己很清楚挫折從來沒有停止過,過去種種的挑戰,其實正是滿滿挫折的痕跡,我從來無法將每件事做到好,我一直犯錯,又一直往更困難的方向走,沒想過這樣會給人很有主見、很強勢的印象,其實內心經常滿是屈辱的,因為一直犯錯,犯愚蠢的錯,犯過的錯改了、學會了,又遇上新的挫折。

這樣是哪裡強了?

回頭看以前種種,三番兩次摔得亂七八糟,做一些可笑的事、下糟糕的決定,看來弱到不行。但少了這些過程,我現在會怎樣?過去的種種讓我很辛苦,現在也是,但我明白現在回頭看的心情,知道我值得繼續掙扎下去。

有人說生命就是一連串掙扎所留下的軌跡,再貼切不過。

生在安全的世界,已不必掙扎著存活。不斷嘗試挫折,為的只是讓自己活得像樣一點,像我想要的樣子,我希望這種勇氣能陪我一直繼續下去。

有人問為什麼?我說那是我的命,很含糊但明確的答案,我自己懂就好。

什麼時候可以不再承受挫折?

當我成為最強的時候?

什麼叫做最強?

答案一定在光環照不到的地方,因為,那裡一定更明亮。

王子與公主從此不再

《王子與公主從此不再》2006年寫於軍中

入伍後的某天,她突然換了來電答鈴。

是一首輕快的情歌,甜美的女聲唱著熱戀時的心情。

後來我知道,那首歌並不是為我而點的。

晴天霹靂,像正看著一部未完的電影突然宣佈散場,還沒等到我想要的結局,就要在第七年的尾聲如此難堪地和她說再見。眼看著漫長的過往瞬間變了顏色,悲傷與憤怒放肆地染成了不見邊際的巨大傷口,突如其來得讓人不知如何收拾。

我一直相信當初那孩子氣的愛情可以持續到永恆,可是世故早已將她帶離我一手編織的童話世界。我在夢裡自導自演著過於唯美的回憶,追悔著沒有多花時間在還能擁抱的日子裡多留下些美景。

七年來老是暱在愛人身邊的孩子總算回家了,垂頭喪氣地讓父母照顧這個傷痕累累的大孩子。放假時,母親為我理髮,小時候總是抗拒她的手藝,如今年過半百的她雖然每次剪得都不一樣,我也不在意。

在這次挫敗裡我學會了,每一段看似理所當然的關係都可能不預期地劃下句點。

我會好好記下這段時光,因為退伍之後,這孩子就要再次展翅飛去。希望有一天驀然回首,回憶裡只有笑容,不要有遺憾與痛苦。

珍惜每一個還能在一起的片刻,每一個當下我都要牢牢記下,我知道總有一天會想要懷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