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3月15日 星期一

原來還沒死

說起來,有好一陣子了

我的視覺僵硬
我的聽覺污穢
我的嗅覺冷淡
我的觸覺乾癟

我為此困惑了很久,想不通
只好大膽假設自己已經死了

我在墓園找到寫了自己名字的位子,恍然大悟
躺進去,為自己終於回到歸宿感到欣慰

過不久,開始輾轉反側

我的觸覺溫潤
我的嗅覺熱烈
我的聽覺清澈
我的視覺活躍

啊,我

原來還沒死

五月玫瑰

在清新的夜裡低調綻開
用整夜的青春鋪墊相見的期盼
在還未見到陽光升起的前一刻,將它採下
用驟死的花製成的香,會永遠散發等待情人的魅惑

花兒等待的情人,不會來
幻滅前的死去,是永遠的美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