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月24日 星期四

遊戲設計師的先天不良

遊戲設計師,Game Designer,在業界常見的稱法是遊戲企劃。

先天不良,指的不是天賦或素質的不足,而是前提的謬誤與情感的錯置,導致入行的時候沒有正確的評估基礎。

以遊戲設計師一職作為開始,投身到遊戲產業的人,基本上都擁有相似的淵源:在親身體驗了優秀的遊戲作品後,深受感動,在情感上受到感召而心生嚮往,以能夠成為製作團隊的一份子、共同製造這份感動為榮。

這種傾向是正常而且正面的,見賢思齊的感召力不限於遊戲業,在任何知識技藝的道路上,都有前人精彩的足跡吸引後人追隨。

不過要在任何一項知識技藝上出類拔萃,畢竟不是簡單的事,需要天賦、時運與努力,眼前的知識技藝,是不是自己能走的路,一般人通常有自知之明。每個人的條件各有不同,這本是自然的事。

但在遊戲這個行業,就是容易出現前提的謬誤,受到傑出遊戲感召的人,常會認定自己做得到,這是怎麼一回事?



「因為遊戲,是被設計成要讓人征服的。」



要解析前提的謬誤,要從遊戲製作與玩遊戲的差別討論起。

例如今天,我們要在沙漠裡建造一座古埃及金字塔。

首先我們找到一塊廣闊的平地,大到足夠放置一座金字塔的地基,然後我們要找石材,將石材切割成數百萬個符合規格的石磚,把石磚一塊一塊運到建地,從基層開始堆砌,一層一層往上疊,並依照施工設計,保持完美的幾何形狀。

最後,我們保留金字塔頂端最後一塊的空缺,將最後一塊石磚留在地面。我們告訴玩家,必須將這塊石磚放上金字塔的頂端,這座偉大的建築才能算是完成。

玩家扛起這塊沈重的石磚,舉步維艱地登上我們一層一層砌起的石階,將它帶往其他石磚尚未抵達的高度。

當玩家終於完成使命,將石磚砌上金字塔頂,我們大聲喝采:你完成了這座金字塔!

玩家意識到,他完成了這座金字塔,他清楚記得,背負這個重量征服這個高度是怎樣的艱辛,還記得一路上幾度想要放棄,卻又一再奮進的心路歷程,這真是一場珍貴的體驗,真的很有成就感。

「仔細看看發現,登上金字塔的路線好像不只一條,會不會有更快更美好的征服方式?」
「整座都玩遍了,金字塔只能這樣蓋嗎?要是我一定可以蓋出更棒的,只要把這邊的石磚改成這樣的話......」
「哼,我把整座金字塔都摸透了,又對金字塔這麼有想法,我決定了,我要加入你們。」

但是,玩家花幾千元買來做的事情,與企業花幾千幾百萬請人做的事情,怎麼可能會是一樣的呢?

這是前提的謬誤,是理性面的落差。



而要解析情感的錯置,要從人類的遊戲本能說起。

遊戲通常要求玩家將感官、意識、肢體投入,遊戲中部署各種挑戰,要求玩家發揮感官、意識、肢體的協調性,並且在遊戲中逐漸提高挑戰的程度,刺激玩家強化遊戲的技巧,以便在遊戲中做出更好的表現。這裡稱為技巧的提升。與技巧提升相對應的,是遊戲挑戰的提升,也就是難度增加。

技巧與挑戰的交互作用是什麼?

當遊戲挑戰提升到大於玩家技巧時,玩家會感到焦慮。這時會有兩種結果:
1.無法提升技巧,無法通過挑戰,放棄遊戲以解除焦慮。
2.反覆熟練或改變方法,提升技巧以超越挑戰,解除焦慮。

當玩家技巧提升到大於遊戲挑戰時,玩家會感到無聊。
這時須尋求更高的挑戰,否則玩家會因為無聊、分心而將意識分散到遊戲之外。
新增的挑戰必須等於甚至超越玩家的技巧,產生新的焦慮,讓玩家投入更多心力提升技巧。

而當遊戲挑戰與玩家技巧「水準相當」時,玩家會進入一種專注的狀態:感官、意識、肢體協調良好,並與遊戲環境提供的挑戰,產生完美的互動。

這種精神狀態,在學術上稱為「沈浸」。

當玩家正進行一項能讓自己專注到忘我的遊戲時,就是處在這樣的狀態下。

處於沈浸中的人,精神意識與身體感官會達到極致的協調與專注,體內會產生活化思考與提升身體效能的化學物質,使整個人進入一個活躍的狀態。在這種狀態下,人會有正面征服焦慮的動力,想像力被啟發,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優越並相信能夠超越,同時好奇心會被激發而主動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,這股動力驅使玩家尋求更高的挑戰,以匹配自己逐漸提升的技巧,達成更深度的沈浸體驗。

處於沈浸中的人,會有自我感覺良好的情緒,對於感官所能及、意識所能想像的一切都產生正面的情緒,相較於平常的狀態,那是一個「更好的自己」。

被美好遊戲感動過的玩家,會被激發而想要延伸遊戲的內容,但一個完成品的內容是有限的,被激發的想像力卻無限,潛意識想要延續那美好的餘韻,進而產生對遊戲製作的嚮往。

這是情感的錯置。

有了理性的落差以及情感的錯置,為遊戲產業創造了相對美好的預期,這是遊戲設計師的先天不良,需要經過後天的修正才能進入重新評估的階段。

許多得到機會進入產業的新手遊戲設計師,在面臨到見山不是山的挫折時,才發現美好的東西不是這個。而同時存在產業中的後天失調,導致把關的功能沒有良好效率。

有心加入遊戲業的設計師,需要認知的是:喜歡吃牛排,不代表就會喜歡進廚房料理牛排。

花錢做的事,跟領錢做的事,不可能是一樣的。



繼續閱讀:廣義與狹義的遊戲設計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