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1日 星期日

隱忍的能力

最近,自發性的開始了一些調節性的運動。

大概不過是一兩週內的事而已,很明顯感受到有一些變化:

睡眠時間縮短了,我常比鬧鐘早一個小時自然醒來。足夠補回花在運動的時間。
對一些常吃的,街上賣的餐點,現在吃完之後,身體產生排斥的反應。特別是口味重的、加工的食材,非常明顯。

身體好像在用各種方式警告我不要吃。

為什麼同樣的這些東西,在之前吃了都沒有什麼反應。
開始動起來之後,身體是比較健康的,這點應無疑問。

不健康的身體,比較能隱忍傷害。
而健康的身體,比較會小題大作?

是這樣嗎?如果這正是身體的調節機制,那我是這麼想的:

身體需要對各種傷害做出有效的警告,所以有痛覺,迫使人必須儘快解除傷害的來源。
但,如果痛覺太強,妨礙到解除的遂行呢?
有說法是人體會分泌腦內啡,可以暫時遮斷痛覺的強度,讓人可以執行抵抗傷害的行動。
在不得不面對威脅的時候,身體會撤除警告,把優勢還給你,讓你有能力對抗不利環境。

遮斷痛覺不能回溯傷害,只是一種應變的調整,暫停警告機制對人造成的妨礙。
我把這解釋為適應,是一種隱忍的能力。
對於必須面對的傷害,身體願意配合主人的需要,暫時無視,讓主人有最好的優勢可以與之對抗。

是暫時無視。

這與我們習慣的觀點似乎是相反的。

養尊處優,小毛病不斷,看起來體質虛弱,是抵抗力差、不健康。
不乾不淨、吃了沒病的,是百毒不侵、抵抗力強,很健康。

對於急迫性的威脅,這說法是對的,養尊處優不利於養成抵抗力。
但,對於漫長無痕跡的傷害,隱忍的能力,反而讓人忘記身體處於傷害中。

健康身體的各種警告機制,會讓你嚐到苦頭,逼你避開威脅。
小威脅來,一次警告、多次警告,主人沒有停止。
威脅沒有減少,於是身體隱忍、遮斷警告,讓主人維持優勢。
身體一直遮斷,主人不當一回事。

會生大病的。

「不適應的聲音」是值得注意的,或許那代表的正是不願被污染的抵抗。

個體的健康是這樣。
我想組織的文化也是這樣、國家社會也是。

一味用「草莓族」或「身體太虛」這種歧視心態來打壓這些警訊。

會生大病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