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

設計變更:相信會更好

今天接到了一個專案中常見的詭雷:設計變更。

需求來源是競爭產品的某個表現,希望能用某個方式做到那個效果,我們要做到更好。(我知道其實不是那回事,不過那並不重要,這就是浪漫。)

只有幾秒鐘的時間可以把握狀況。腦子裡馬上展開數學、系統架構、每階段執行會議的決議,找衝突點。

效果的作法很明確,也知道怎麼樣可以做到,只是牽扯到本質上的變更,幅度很大,足以影響一大票人近幾個月的施工(影響 ≒ 摧毀)。

很快的描述完需求、確認目標後,好的,數學有方法,我OK。(要做工的都不在場,是在OK什麼鬼啦)

麻煩的是,怎麼向各部門解釋這個變更,價值和代價(嗯...說到代價就...)。

這事不靠專業,靠人品和面子(唉~)。總之先不要急。

我翻出半年前的設計資料,因為我記得曾經有相似的設計被淘汰掉,但版本太多了,總之先把那些被過濾掉的殘缺、偏頗、妄想、垃圾,全都過一次。

我沒有馬上著手變更設計,因為我想要賭一下,賭我會變出更好的方法。

這局面很像那個關於蠟燭、火柴與一盒圖釘的實驗

創意工作需要的是冒險的信心,這種信心要基於對公司的信任。

但,沒想到方法就都是屁了,嘖嘖。

後來有想到方法嗎?

有。

OK的話,別人的工作可以減少個80%吧,因為簡單多了。

我的工作量應該會加倍吧(嗯...說不定不止)。

這麼划算,當然是OK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