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月7日 星期二

天下難事,必作於易

前陣子讀到這篇時,引出了一些討論。

我說:這些事情都被改變了,所以是可能的,可以辦到的,世界也沒有因此毀滅。

我引道德經:

圖難於其易,為大於其細。
天下難事,必作於易;
天下大事,必作於細。

是說許多事情之大,複雜難解,一己之力渺小,事情又還沒有惡劣到登高一呼就能群起呼應,一鼓作氣把事情翻盤搞定,確實沒有那樣的時勢。

大部分的人還是能過得好好的,不想惹事,反正不惹就沒事。所以算了,那種事做不來,不能改變什麼。

我就不是這樣想。

而如果我認為大事非以命相擲不可,非要革命不可。那,我如何看得起自己關起門來寫個區區幾段文章,一個過期的中二生不時的嘴砲、發洩不滿而已。不是的。

不需要認為:「要做到那些,一定要勉強。」
也不需認為:「要這麼勉強,還是算了吧。」

知道事情龐大不可為,但我還是能做我可以做的。

此為知難行易。

天下難事,必作於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