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9月10日 星期三

當良心不經濟時

人們接受星巴克單價超過100元的一杯咖啡,
人們也接受一片60元的炸雞排、一杯55元的手搖飲料。

然而, 人們要求一份正餐合理的要價應該在50~60元,
因為它是基本需求,而非奢侈品。

可以說,這就是世道嗎?

一塊良田,拿來種一輩子的稻米,
也比不上拿來種一棟房子賣錢,再用錢滾出更多錢。

可以說,這就是經濟嗎?

當良心不經濟時,
該算是良心問題,還是經濟問題?
當冒險不危險時,
該算是律法問題,還是世道問題?

追究因,既吃力又難獲共鳴。
追打果,很明確很有感。

聰明人都看得出怎麼做划算,
將成本外部化,你的風險、你的成本、我的獲利。
也就不難明白,為何這些事情,都會不了了之。

有什麼因,就會造什麼果。
因一直都存在,只是隱於蒙昧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